我与狗

看到标题,总有种怪怪的感觉,不知道我和狗成为了一体。虽然不是很想承认,但却又不得不承认,狗——让我有讨厌有喜欢。

记得在小时候,应该是2004年夏天,也就是我7岁的时候,我放假的时候回到了农村里过暑假,那时候我爸许久不见我,他又本是一个不善言辞、沉默寡言的人。为了让我开心,加上他本身自己也喜欢狗,所以就捡了一条流浪狗,是真正意义上的流浪狗,生活在野地里的茅草堆里,靠着各家各户的剩菜剩饭度日,直到被我爸爸捡回了家里。我和狗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。

我爸爸把它带回家里,拴在了院子里耕地的拖拉机旁边。现在我还记得,那天下午,我和几个小伙伴在外面玩,玩饿了,就回家取了个馒头啃着吃。刚出家门,就看到那只狗懒洋洋的躺在拖拉机的阴影里。想着它还没东西吃,就走到旁边把馒头扔给它。如果事情到此为止,那也蛮好的,至少我人美心善(哈哈哈哈哈,小臭美一下)。小时候的我在这时候的心态出现了点问题,不知道怎么想的,想用脚踢开那个馒头。那时候小啊,不懂事,根本不知道狗还有护食这一说。结果就是那只狗直接冲着我踢过去的那条腿来了一口,哦,不对,是用的它的虎牙在我的小腿上拉了一道口子。顿时,血流如注,现在我还记忆犹新,血就从伤口流下来,顺着小腿,那时候还穿着拖鞋,于是拖鞋后脚跟的那个槽里慢慢都是血,我就看着血从上到下,也没喊疼,没哭没闹,还是一起的小伙伴帮我叫的我妈,我妈一看我这副摸样,赶紧回家拿了快白毛巾敷在伤口上,然后背着我去村里的卫生所找大夫缝合伤口,可是不巧,也不知道是大夫不在还是大夫喝酒了,反正是不能缝。我妈急疯了,背着我到处跑,而我还是没哭没闹,没喊疼。找了半天,终于我爸在隔壁镇上找到了出租车,送我们去县里。记得很清楚,车费100元整。到了半路,我好像是由于失血过多已经神志不清了,怎么到的医院我是不知道,醒来的时候已经在我爷爷怀里了,本来等着缝合伤口就好了,但是好巧不巧,医院里麻药不够了,那怎么办呢?只好把剩下的都打上,开始就这么缝吧。是真的疼啊,针从肉里翻进翻出,疼!真的疼。哭的稀里哗啦的,有记忆以来哭的最惨的一次。后面的话,就是,打狂犬疫苗,记得是打了七次,自己不能走,全靠家里人背着,打那之后,我就对狗有了阴影,不管多大,我看到都会怵得慌,即使是刚出生的那么小的狗,都要躲得远远的,要不就是不敢动。从那以后,狗的阴影就在我心里种下了。

但是现在吧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又开始喜欢狗了,虽然看到大型犬还是怵得慌,但是对于那些小型犬,中型犬没有害怕的感觉甚至有点喜欢了,萨摩耶笑起来又好看,所以就产生了我这个名字。所以,小狗狗们,我们好好做朋友了,很期待哦。